【小贾逛台湾】 第一回 百年台北始相逢

发布于 2017-06-05  45 次阅读


对台湾的第一印象是虎航空姐的台湾国语发音,婉转而平滑。
所谓“言如行”,大陆人对比起台湾人,朴素而刚直,连广东人讲“九音曲折”的粤语都会显得爽朗;而台湾人对比大陆人,感觉便是彬彬有礼,咱们华夏民族的传统美德,以及部分日本人的谦卑礼德,台湾确实继承的比咱们多。
当然,微博上有说法:”台湾,最美的风景是人“。如在微博鸡汤看得太多,不见得是好事。离开台北几天过后,我们在南投仁爱乡与一位茶农大哥喝茶,聊起台湾人的性格,他微微一笑,说起咱们都是同一个中华民族,该有的小九九台湾人都有,初次见面一般不显露罢了,此待后话。

总而言之,人与人之间和气而友善,是对台湾人的总体印象。

打开小桌板,填好入境卡,深夜的海面上出现了一小簇灯光,越扩越大。这灯光不像珠三角的鳞次栉比,不像湾区的纵横笔直,却是二三层小宅的灯光,连绵不断,直至铺满整个大地。

这是台湾到了。

百年台北

印象

大台北都会区可以类比帝都、魔都、莞深等都会区,都少不了一个牛逼闪闪的机场。
但台湾桃园机场有些不一样。
桃园机场的基础设施比起大陆的机场可差的远了。航站楼小,人又多,滑道经常堵车,长荣的747黑灯瞎火被牵引车拖着满机场跑,令人大开眼界。
但是,据Skytrax排名,2016年桃园机场全球排第20位,两岸三地仅次于香港机场和首都机场。所以,机场的基础设施不能代表其服务品质。比如航站楼小有小的好处,桃园机场下飞机、入境、离港只有10分钟脚程,标识清晰,秩序井然。再看看咱大深圳宝安机场,从远端廊桥走到地铁站,走到天荒地老少说得走个1公里吧······

桃园机场,就像整个台北。感觉这片土地都和大陆改开以来的“现代化”搭不上调。
但似乎也没跑调。

住在晴光市场边上

我们住在台北中山区的晴光市场边上。
岔题一说:在Airbnb上的台湾住宅都非常真实,照片基本不修饰,不用担心落差大。
台北除信义等豪宅区外,并没有很多类似大陆的“小区”,更多的是面向马路、巷道的小宗骑楼。一个典型的台北街区,周围有街心公园、小夜市、小教堂、零星的餐馆和便利店,成排成巷舒适和方便。晴光市场正是如此,周围从日治时期就已有开发,涵养丰富。我们住在一栋约有8层楼、两个门脸大小的中古住宅楼中,带电梯、带电梯车库,这已是周围最高最新的建筑了。
房东Jeter的这间住宅在大陆看来实在偏小,约只有70平米,却安置了2厅、2卧、2洗手间、1洗衣房、1榻榻米房。典型的日式小户型布局,极尽所用,空间利用能力远超大陆绝大部分住宅,但整体动线清晰、简洁实用,住着非常舒服。
我们住在5楼,一个狭小的电梯,4户住家。台湾保留不少中华传统文化,如有的家门口标识有“陈宅”、“蔡寓”、职业身份等主人信息,更有家的气氛。
住宅楼下有一对老夫妻开的早餐店,中午即收档关门,菜单只有2样:培根吐司、xx吐司,此店却开了40年;十余米开外是双城街夜市,周遭有数个知名小吃店,阿富海鲜粥、当归猪脚汤、麻油鸡都是台北人气小吃。
我们在Jeter家中住了共4晚,街道附近几乎没有游客,连夜市也是本地人光顾,所有事物都按部就班,显得从容而温和,这是台北的节奏。

一城三甲子

在清朝,台湾的中心还在台南。
因为台湾海洋性气候显著,经常突发豪大雨(留待后话),时常引起河流摆动改道。而康熙年间的一次地震,使淡水河与基隆河水在台北盆地淤积为一片大湖。康熙年间,喜好游山玩水的学者郁永河由台南去了一次台北,在《裨海紀遊》中描述台北盆地:「出戶, 草沒肩, 古木樛結, 不可名狀; 惡竹叢生其間, 咫尺不能見物。蝮蛇癭項者, 夜閣閣鳴枕畔, 有時鼾聲如牛, 力可吞鹿; 小蛇逐人, 疾如飛矢。」

海岛上的故宫

雪隧贯岛

海岸台湾

肠回河曲的中横公路

大陆人在台自驾车

走不出的历史印记

说不尽的夜市

人与人情


半日谈 isFew.com 说真话、报真情、做实事、求实效